潮汕如何跟上广东节奏?潮州汕头揭阳三市合并再引热议

原标题:潮汕如何跟上广东节奏?潮州汕头揭阳三市合并再引热议

文/赵越

潮汕如何跟上广东节奏?潮州汕头揭阳三市合并再引热议图/图虫创意

潮汕市真的要来了?

近日,广东省发改委对此前广东省政协委员唐冬生提出的“汕头、潮州、揭阳合并为潮汕市”的提案做出了回复。尽管回函中并未阐释实质性进展,仅表示“提案出发点是好的,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但仍再次激起了舆论对潮汕三市合并的广泛关注。

潮汕地区,在改革开放初期,曾有过傲视全国的辉煌;在产业转型升级的大潮之下,也有过GDP比重不断下滑的落寞。如今,在新发展格局下,潮汕地区又该何去何从?

合并呼声再起

近年来,关于潮汕三市合并的讨论一直没有停止。

早在2014年,时任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华全国工商联副主席的陈经纬,就提出潮汕三市同城化的发展思路。

在陈经纬看来,潮汕地区不合理的行政区划设置带来了经济、社会发展问题。

他认为,行政壁垒带来空间的割裂和资源的分散,使得潮汕区位优势、特区优势和侨乡优势无法正常发挥;另外,几经调整的行政区划设置,不但未能实现推动潮汕整体发展的初衷,反而激化了当地社会矛盾,不利于潮汕三市整合资源健康发展;最后,行政壁垒将潮汕文化圈人为割裂,不利于海内外潮汕籍人士的精诚合作。

从地图上看,汕头、潮州、揭阳三市总面积为11119平方千米,与西安、合肥、青岛等城市面积不相上下。三市常住人口1366万人,且市中心相距仅20多公里,风俗文化和方言非常相近。

此外,目前全球潮商已经超过1500万人,其中大部分散布在潮汕以外地区。

广东省社科院区域与企业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丁力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之所以汕头、潮州、揭阳合并的呼声不断,除了强烈的文化认同感之外,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潮汕三市曾经本来就是一个整体。

展开全文

第二次鸦片战争清政府战败签订《天津条约》,汕头正式开埠通商。1921年汕头建市,并于20世纪30年代跃升为全国第三大港口城市。

民国时期撤销潮州府后,汕头开始成为粤东最高行政机构的驻地。粤东政治经济中心逐渐由潮州移到汕头,“潮汕”二字也开始连用并流行。“潮”、“汕”共荣格局自此形成。

新中国成立后,潮汕区域名称虽多次变动,但行政中心基本都在汕头市。

1980年,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决定在深圳、珠海、汕头和福建省的厦门建立经济特区。1981年11月,汕头特区正式成立。

而最近一次对潮汕地区影响深远的行政区划改革,发生在1991年。

行政区划调整之前,汕头下辖1个特区(汕头经济特区)、1个市区、1个市(潮州市,级别为副地级市,归汕头管辖)和8个县(揭阳县、普宁县、惠来县、揭西县、饶平县、潮阳县、澄海县、南澳县),管理着包含如今潮州、揭阳在内的整个潮汕核心地区。

彼时,汕头的工业生产、贸易出口、利用外资等多项主要经济指标的增长均超过30%,增幅高于全省水平。

1991年12月7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广东省调整汕头、潮州两市行政区划的批复》。自此,潮州市升格为地级市;揭阳县撤销,设立地级市揭阳。

自此,潮汕地区一分为三。

一分为三“后遗症”?

对于潮汕地区,不少业内专家认为,合并行政区划更有利于地区发展。

丁力认为,当初无论是潮汕一分为三,还是广东其他地区行政区划调整,都离不开改革开放初期要求权力下放的大背景。当时广东把原来8大专区,调整为21个地级市,就是对中央改革开放政策的积极响应。

“但是如今看,那个时代已经过去,现在国内大循环也好,经济全球化也好,更多强调资源整合,强调分工合作,强调提升整体竞争力。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现在的潮汕更需要合,合起来可能会起到1+1>2的作用,所以民间才有呼声。”丁力说。

事实上,目前三市分立已经暴露出一些问题。

丁力表示,三市分立的状态,在地方公共基础设施配套方面,难免发生激烈的资源争夺,比如机场和高铁站,第一投资比较大,第二需要一定的人口来支撑,大家难免争夺激烈。

目前的漳汕铁路规划线路,不经过潮州市区,不设立潮州东站。潮州当地不少市民强烈要求在潮州市区设站,甚至广东省人大代表陈树喜为此上书广东省发改委,建议该线路设立潮州东站。

另外,从产业协同方面,潮汕一分为三的弊端也逐渐暴露。

丁力分析,由于行政区划的影响,目前产业结构不同程度地出现了“小而全”的现象。

“不少产业大家都是‘关起门’自己做,往往无法到达应有的规模经济效应。比如潮汕地区现在重点发力的生物医药产业,三市全面合作效果又会怎样?”丁力反问道。

改革开放初期,汕头作为五个经济特区之一,凭借侨商众多等优势,迅速建立起了大量耗能低、见效快的服装、电子、陶瓷、食品、玩具等劳动密集型轻工业。彼时,汕头依靠“开发一片、建设一片、投产一片、获益一片”的模式,发展迅速。

1980年,汕头地区GDP为10.79亿元,而此时的深圳仅为2.7亿元,珠海为2.6亿元。国家统计局当时公布的统计排名显示,在全国219个地级以上城市中,汕头入选50个综合实力最强城市,居广东省第3位。

1990年,汕头地区的外贸出口总额9.59亿美元,全国排名第6;GDP为132.9亿元,全国位列第19。

不少观点认为,1991年的行政区划调整成为潮汕衰落的起点。

1991年汕头拆分为汕头、揭阳和潮州之后,其GDP排名一下子跌落至全国50名左右,2000年之后更是加速下滑,到2020年汕头GDP为2730.58亿,早已跌出全国城市GDP前100名。

2000年,汕头GDP约占广东省的5%;2020年,汕头GDP仅占广东省的2.4%。不仅如此,2020年汕头、潮州、揭阳三市GDP共计5928亿元,也仅占广东省GDP总量的约5.3%。

时至今日,汕头的支柱产业,与20年前甚至30年前相比,变化不大,仍然是纺织、塑料、玩具、印刷等劳动密集型产业,与珠三角地区差距明显。目前,汕头在沪深两市的上市公司,超过一半的所在领域,仍为轻工制造。

破解不平衡难题

尽管合并呼声迭起,但不得不说,目前潮汕三市合并,同样存在一定困难。

丁力直言,三市直接合并的话,有一定难度,涉及面太广,比如三个地级市行政体系之间的利益就不好协调。

“也可以转换一下思路,能不能够在行政区划不调整的情况下,把三家财政先统一起来。这样触动的利益会小很多,大家在一个锅里面吃饭,有共同的利益才能更好地促进发展。”丁力表示。

潮汕地区的发展,也直接关乎广东省内平衡发展战略。

2019年,中国诞生了第一个GDP破10万亿元的省份,正是广东省。其2020年的GDP成绩,更宣告从1989年开始广东省全国经济第一大省的地位,整整保持了32年。

2020年广东省GDP还超越了俄罗斯和韩国这两大重要的经济体,“富可敌国”实至名归。

然而,在广东省内部,珠三角占据了80%的经济总量;地势先天崎岖的粤北山区,以近半的山区面积,尚有约5%的经济总量,而具有沿海开放优势的粤东和粤西“两兄弟”,分别仅占7%左右的经济总量。

2021年6月,浙江省被国家确定为共同富裕示范区,而全国GDP第一的广东,却没有入选。

区域间经济发展不平衡,被认为是广东当下发展面临的最严重问题之一。

早在2017年,《广东省沿海经济带综合发展规划(2017-2030年)》就确立了三个“省域副中心城市”:珠海、汕头、湛江。潮汕地区的中心城市汕头首次有了省域副中心城市的定位。

2021年3月,广东省发布的《关于支持汕头建设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活力经济特区的意见》,明确要“完善汕潮揭同城化发展机制,引领粤东地区协同发展。探索开展汕潮揭都市圈户籍准入认证、居住证互认工作”。

“不论行政区划合并还是都市圈发展,潮、汕、揭都亟待共同发展。”丁力说。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